......

股东大会结束后,墨肆年处理完公司的事情,跟白锦瑟一起去机场接墨素素。

墨素素明显在飞机上哭过了,眼睛都是红的。

白锦瑟正要安慰她,突然目光一闪,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儿,只不过,她再看过去的时候,那个人好像又不见了。

白锦瑟站在原地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墨肆年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白锦瑟抿唇:“我刚才好像看到楚修辞了,只不过,一转眼就不见了,也可能是我眼花,看错了!”

墨肆年皱了皱眉:“按理说,他最近应该不会来兰城,只不过,就算是来了,兰城那么大,他也不会那么巧遇上沈町然,你不用担心!”

白锦瑟点了点头。

墨肆年的眸子闪了闪,说起来,他这人向来冷漠,甚至不择手段,也不是没有过。

可是,沈町然的事情,他还是有几分后悔,楚修辞是知道沈町然早就知道他父母死亡的真相,才打算把沈町然牵扯进报仇的事情中的。

而这件事,说到底,是白锦瑟猜测到,意外告诉了他,他当时根本没有思考太多,就直接跟楚修辞戳破,才导致后来的事情。

如今,白锦瑟对沈町然愧疚,他看到沈町然的时候,心里其实也未必自在。

其实,楚修辞现在也报了仇的,就这样跟沈町然分开,其实也未尝不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