挂断了电话,宁桑胸口变得难耐,翻涌着五味杂全的情绪,揉捏着撺掇着她的心,又高兴,又苦涩。

高兴是终于可以见到了自己的父亲,苦涩是见到自己父亲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点,马上,她就要重新回到霍家,面对让自己提心吊胆的生活。

好在那个地方,还有爷爷,那是唯一让她可以坚持留下去的人。

无意识,眸光落到窗外倒退的景物,长年生活在城市,所以每一处地方她都再熟悉不过,她骤然发现,霍祀勋公司的路段已经过去了,马上他们就要到霍震堂居住的小楼。

不解,宁桑侧过眸,看向身边坐车都不忘工作的男人。膝盖的位置放着笔记本,黑眸扫视着文件批改,近乎到了忘我的境界,对于外界的一切置若罔闻。

“你……”宁桑斟酌许久,这才艰难的开口,“你不去公司吗?”

霍祀勋从工作状态回过神,却不看宁桑半点,专心致志盯着屏幕,理所应当般反问:“我为什么要去公司?”

一句话,就把宁桑堵得哑口无言。

宁桑抓了抓掌心,变得谨慎起来,试探着问:“你要和我一起过去吗?”

“嗯。”男人的回答很顺畅,没有半点犹豫,宁桑心却瞬时绷紧了起来,呼吸都变得压抑。

霍祀勋要和她一起去见父亲?

宁桑瞳孔颤抖了一下,抵着掌心让自己迅速冷静,压着声音试探着问:“你要……和我一起去见父亲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