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真的。您看照片就知道我现在和霍祀勋关系不错,更何况他的爷爷非常喜欢我,就算他再恨我们宁家,为了他的爷爷,也会给我光明的前途。”宁桑垂眸苦笑,盯着手中皱巴巴的信封,未曾想这一切的导火索,竟然变成了她遮掩的证据,真是可笑。

怕他不信,她深吸了口气,继续道:“就连上次我来见你,也是他亲自送我的,不仅如此,正规药的渠道也是他一手置办,我们才能拿到。这点,只要李叔去医院问问,就一切明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宁远堂仍旧存有顾虑,可倘若不是宁桑所说的那样,正规药如何打通就没办法解释了,毕竟这种解释,李叔只需要动腿跑一跑就清楚是真是假。

见宁桑点头,宁远堂轻叹了一口气,“好,小桑,我信你,但是你要答应我,千万不要为了我,去委屈自己,否则哪怕我苟活在这世上,也不会安心的。”

宁桑眼眶发热,死死抿住唇,点头说:“我知道。”

……

走出阁楼,宁桑胸口宛如被一座大山压住,不仅喘不上气,连走路都万分艰难。

她一再妥协,却换来步步紧逼,如今不止是她,连自己的父亲都被搅得鸡犬不宁。

既然如此,自己还要再继续妥协吗?

宁桑无声的迈开步子行走,黑白分明的眸子却是闪烁着灼人的火焰,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她走出院子,四处环视后准备坐车回霍祀勋的别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