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事情发展趋势一开始有些奇怪,但到底霍祀勋给了机会,宁桑松了一口气,也紧跟着上楼。

大厅顿时无人,晦暗窄小的走廊,走出来一个女人,漂亮的脸蛋描绘着精致的妆容,神情却骇人阴厉,她的目光牢牢锁定着宁桑卧室的方向。

——

翌日清晨,宁桑不是被生理钟叫醒,而是被一个陌生来电。

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的陌生号码,宁桑疑惑的接下,未等开口,那边便传来薄凉傲气的声音:“宁桑小姐,终于能联系上你了。”

宁桑重新复看了手机号码,并不熟识,不过声音听上去很耳熟,就像是不久之前听过。

可能长久没有回话,那头像是反应出来,连带着口气生出不悦:“才分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就把我给忘记了吗?宁桑小姐的忘性原来这么大?”

“邵九澈?”脱口而出男人的名字,宁桑才反应过来,这个声音和邵九澈如出一辙。

可他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?她早以为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结束了。

“是我。”听到宁桑猜测出来自己的名字,邵九澈的语调这才有所缓和。

他偏头俯瞰着落地窗的美景,尽收眼底的繁华并没有引起他太大的波澜,仍旧声音清冷,透彻着低哑的性感,“我还以为宁桑小姐已经把我们两个人的合作忘的一干二净了。要知道,宁桑小姐当初协助我时的魄力,我至今还很难忘却呢,甚至还很期待,宁桑小姐的能力,可以帮我多少。”

宁桑吃惊之余,自嘲的扯动了一下唇角。

邵九澈竟然还没有放弃?她如今已经被霍祀勋牢牢限制,先不要说和邵九澈合作了,连她目前最大的问题都还没有得到解决。

“恐怕要让邵先生失望了,我已经不准备再合作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