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连霍祀勋也朝着她投过来疑惑的目光,难道她这是承认了?

“我说出什么了?我是医生,我当然知道了,不过你说是我把牛奶放在你房间里的,我没有钥匙是怎么进入你房间的呢?”宁桑疑惑的问道,这也是她在为自己解释。

“我哪里知道你去哪偷的钥匙。”陆曼心心中一动,但是依然没有松口。

“行,就算是我偷的钥匙,但是你说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宁桑笑着说道。

“我没有证据,但是这个家里,除了你之外,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做这个事儿了,而且你当初也是用的这个办法。”陆曼心似乎早就想到了怎么反驳这个问题,说的非常快。

宁桑点点头,站起来,脸上带着怒意,眼神中也充满了愤怒。

陆曼心可真是不要点脸了,一次一次的冤枉她,甚至把她当年做的事情都要诬赖在她的身上。

真是欺负她以前好说话了,但是现在她可不会惯着她了。

“看来你的医术是白学了,我告诉你吧,这几样中药确实能让你的脸变成这样,但是你喝下的可不是这些中药,我刚刚只是在逗逗你而已。”宁桑开始利用她的知识解释了起来。

“我刚刚说的中药里面有黄果,这种中药是治疗肾病的,有肾病的人吃了是很好的药材,但是没有肾病的人吃了却是毒药,并且一直残存在人的身体中。”宁桑轻声解释着,不过这些话对于在场的人听着就像是天书一样,也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些什么。

“黄果的副作用就是会让人的脸产生过敏反应,就和你的脸差不多,但是区别就是,黄果不但会让人的脸产生一片红色,并且会有一些小疙瘩的出现,你现在脸上并没有,那么就是以为你吃了缓解症状的解药,毕竟黄果的副作用会让你的脸奇痒无比,你忍不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