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桑一脸淡然,仿佛在说理所应当的事情一样。

霍祀勋瞪大了眼睛看着她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包扎一次五百?怎么不去抢呢。

“你在和我说话?”霍祀勋气的牙痒痒,咬着牙说道。

“当然,我是你雇用的护工,让我做事自然是要收费的,对了,按摩也要收费,你那天头疼我给你按摩你还没给钱,一次五千。”宁桑理所应当的说着,还提起了那天按摩的事情。

霍祀勋没话说了,宁桑说的也没错,她现在是霍祀勋雇用的人,干活收费,理所应当。

不过他还是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,包扎一次五百,按摩一次五千,这简直就是黑店。

“那也太贵了吧?”霍祀勋无奈之下,只能开口说道。

“不贵的,你想啊,你头疼的时候,我可以随时给你按摩,别的医生不行吧,等到别的医生到的时候,你都疼死了,而且别的医生可没有我这样的按摩手法,五千已经很便宜了。”

“再说包扎,虽然这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但是这也是我亲手来包扎了,要知道我可不是每个人都会给他包扎的,所以你一点也不亏。”提起钱,宁桑便侃侃而谈,再也不是以前那样厌烦他了。

霍祀勋一直阴沉着脸,听着她说完,脸色非常难堪。

不过宁桑好像是没有看到他的脸色一样,依然是面不改色,甚至脸上还带着笑容。

“你很缺钱?”这一次霍祀勋并没有说她贪婪了,这让宁桑还是比价意外的。

以前和霍祀勋谈钱的时候,都会说她和宁远堂一样贪婪。

她也已经想好了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她要是不贪婪一点,都对不起这个词了,反正她现在确实很缺钱。

“当然,我爸还在医院里呢,每天的费用都是不菲的数字,我当然缺钱了,而且我要钱合情合理,如果你觉得不划算,那就算了。”宁桑耸了耸肩,实话实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