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祀勋,宁桑不愿意承认也正常,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儿,答应我,以后我们不再提这件事儿了好吗?”陆曼心坐在霍祀勋旁边,轻声说着。

她心中是很忐忑的,毕竟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宁桑说的一样,是有证据存在的。

所以她现在只能和霍祀勋商量,让他不要去调查了。

“好。”霍祀勋点头,站起来,朝着书房走去,陆曼心也松了口气。

宁桑扶着霍震堂回到了房间,看着霍震堂的眼神依然是那么犀利,让她其实是很高兴的。

“爷爷,你是不是想起来很多东西了。”她轻声问道,能让霍震堂好起来,也是她所希望的。

但是霍震堂的病情太复杂了,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,现在清醒了一些也是很好的,她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让霍震堂想起来什么。

“小桑,你让我想起来什么?你放心,我什么都记得住。”霍震堂坐下,呆滞了几秒钟之后,转过头说了一句。

此时的霍震堂又重新恢复到了那老年痴呆的样子了,眼神中的犀利也消失不见了。

宁桑发现了这一点,不禁有些失望,看来刚刚不过是一瞬间清醒过来了而已。

“爷爷,你记得刚刚在客厅中发生了什么吗?”宁桑轻声问道,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,但是不知道记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“刚刚?我饿了,想着出去找点吃的,但是没找到。”霍震堂轻声说着,完全不记得他刚刚的所作所为了。

宁桑不禁叹息一声,看来想要让霍震堂痊愈,还是任重而道远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