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宁家破产了之后,她就对于一些事情非常警觉,也正是因为这个能力,救了她好几次。

而今天晚上她又有了这种感觉,让她非常不舒服。

但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最后也只能先不去想了,强迫自己睡了过去。

次日,她起床准备去吃早餐,发现家里的人很齐,都在呢。

她坐在餐桌前,一边哄着霍震堂,一边吃自己的东西,但是她看到霍祀勋看着她的眼神似乎不太对劲了。

昨天吃完长寿面之后,霍祀勋的神情都缓和了许多,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。

吃晚饭之后,她带着霍震堂回到房间,帮助他针灸一次,按摩一样,这才结束一天的治疗,重新回到了楼下。

她正准备回到房间呢,发现陆曼心和霍祀勋都在沙发上坐着,看到她来了,都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,似乎是在等着她呢。

“宁桑,你过来。”霍祀勋开口了,语气十分冰冷,眼神也充满了恨意。

宁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便走了过来,一脸疑惑,“怎么了?”

“宁桑,今天祀勋似乎心情不好,你可千万不要招惹他啊。”陆曼心抓着她的手,轻声劝说着,好像是真的为她着想一样。

看着陆曼心这样的动作和表情,宁桑就感到非常的恶心,赶紧挣脱开了她的手。

“宁桑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吗?”霍祀勋冷笑一下,开口问道。

“什么事情?”这让宁桑更加奇怪了,过去的事情那么多,她怎么可能都记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