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眼泪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,没错,她爱霍祀勋,但是他也做的确实太过分了。

杀人不过头点地,在明知道宁远堂身体不好的情况下,还让他在外面冻着,既然如此,当初他就不应该放过宁家的任何人。

霍祀勋低头看着她,宁桑仿佛是一只发怒的小狮子,虽然在哭,但是眼神中的愤怒却挥之不去。

“不是我让他在那等我的。”霍祀勋想要生气,毕竟被冤枉了,但是看着愤怒的宁桑,他却怎么也气不起来。

最后也只能解释了一句。

“不是你?不是你我爸爸为什么在那里挨冻?难道我爸爸是傻子吗?不是你我爸爸为什么会出现在霍氏集团?”宁桑完全不相信他的话,咆哮声音很大,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看热闹了。

但是宁桑根本不在乎,她早就已经家破人亡了,该丢的人早就丢完了,这算不上什么。

霍祀勋看着她愤怒的样子,不禁有些无语。

“我不知道,但是真的不是我做的,如果你不相信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霍祀勋脸色逐渐冷峻下来,宁桑的不相信让他非常愤怒。

因为确实不是他做的,也想不通宁桑为什么不相信他。

宁桑摇摇头,“霍祀勋,我知道你恨宁家,也恨我父亲,但是你真没必要这样,父亲是我唯一的亲人了,如果他有什么意外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这是宁桑第一次和霍祀勋说这样的狠话,但是这却是她发自肺腑的话。

宁远堂现在对她太重要了,虽然面对的是她深爱着的霍祀勋,但是她依然不会放过他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