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祀勋那怀疑的目光让她非常难受,但是却只能苦笑,这是她无法改变的。

“那你可以拿出证据来。”霍祀勋其实这一次也是有所怀疑的,尤其是在看到宁桑那不屑的眼神的时候。

仿佛他是真的伤害了她,所以她才会如此不屑。

如果是以前,宁桑肯定就忍下去了,但是现在,她不能忍。

陆曼心的所作所为太过分了,如果她继续忍下去,可能她和宁远堂的命都没了,所以她必须要硬气起来。

“陆曼心,你说我霸占了你的礼物借花献佛是吗?”宁桑站起来,看着陆曼心大声的说着。

看着宁桑那咄咄逼人的眼神,陆曼心有些心虚,但是还是大声的说着,“是啊,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

“行,那你把礼物拿出来吧。”宁桑点点头,转过头看着霍祀勋,“当年的那个礼物请霍先生也拿出来,我知道陆曼心送你的礼物你都会保存着。”

宁桑那淡漠的目光让霍祀勋心中咯噔了一下,他居然有一种心疼的感觉,非常心疼眼前的女人。

但是他知道,现在的他是不能产生这种情感的。

陆曼心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但是在霍祀勋面前,她也只能让人把准备的礼物从宁桑的房间中拿出来了。

霍祀勋也让人把他房间中的一个红色的礼盒拿出来。

看到礼盒是从自己房间中拿出来的,宁桑根本一点不奇怪。

以陆曼心在这个家的地位,偷偷的Z在她房间中塞点东西是非常正常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