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头走进来的霍震堂却一脸开心,他日思夜想的孙媳妇终于带进了家里来,算是圆了一桩心事。

霍震堂热络地拉过宁桑的手,一脸认真地询问:“你是不是叫宁桑?走,我带你上楼挑一个房间,你想住在什么地方,就住在什么地方。”

这位爷爷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,宁桑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他拉着往楼上走过去。

霍祀勋皱起眉头对霍震堂说:“爷爷,她不过是一个护理,和几个佣人住在一起就是了。”

霍祀勋家中有保姆、园丁和司机,花园里专门有几间房间是为他们准备的,按霍祀勋的意思,宁桑应该住在那里。后面跟进来的陆曼眼中掠过一抹得意的光,却状若嗔怪地开口:“祀勋,宁桑以前好歹是个大小姐,怎么能叫她住在那种下人住的地方?”

“我要让我的孙媳妇住在哪,她就住在哪!”霍震堂不悦地瞪了霍祀勋一眼,转头面对宁桑的时候,却换了一副神色,柔和地对她笑了笑,“别听他乱说,这个家里的所有房间,都随便你挑!”

被霍震堂称作儿媳妇叫宁桑有些尴尬,她感觉到陆曼心那抹不快的视线,便任由霍震堂拉着自己逃也似的跑到了楼上,随手挑了一个窝在角落里的小房间:“爷爷,我住在这里就行了。”

见这房间只有逼仄的几平米,以前不过是一个杂物间,霍震堂拧起眉头,心想自己的孙媳妇怎么能住在这里:“不行,你是我的护理,要住在我的附近!”

霍震堂的房间是霍祀勋家中最豪华的几间之一,他的隔壁有一间空房间,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花园的景色,柔软的地毯铺满整个地板,两米宽的大床上头铺得厚实而舒服,窗边还有咖啡桌和书架,比酒店里的豪华套房还精致。

虽然这样的房间在宁桑的眼里也不算什么,可是她知道她现在是以护理的身份来到霍家,住在这样的房间里实在不合适,她摇摇头;“爷爷,我不喜欢这间,就喜欢那间小一点的,一个人住在这样的房间里,我会害怕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