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绝对不可能听错,这个铃声是他自己的声音,也是宁桑恶作剧一样用惯了的手机铃,她就在周围!

陆曼心跟在霍祀勋的旁边,自然也发觉了他的怪异。在看见不远处的那抹背影之时,她唇边温柔的笑意一下子凝滞,神情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
“哟,那不是宁桑吗?”

一道尖利刺耳的女声陡然传来,宁桑知道他们发现了自己,皱紧了眉头,对电话那头的李叔说:“陆曼心去找你们麻烦了?”

“我这边还有点事,先挂了,李叔,你好好照顾我爸,别相信陆曼心的鬼话。”

叫出她名字的人是她以前还是高高在上的宁家大小姐时,身边最好的朋友叶芊芊。现在,曾经在她身边无话不谈的闺蜜,却亲昵地挽着陆曼心的胳膊,以一副嘲讽而惊讶的嘴脸看着她。

扫过一眼宁桑的衣着,纯棉白色长袖下是一条做旧水洗白的宽松牛仔裤,穿着一双鞋边发黄的帆布鞋,与他们身上精致的西装长裙相比,简直身处两个世界。

叶芊芊虽然知道宁桑现在境况不好,却想不到她竟然落魄成了这样,竟然穿着早就淘汰的几年前的旧款,嗤笑了一声:“曼心,天呐,我们家的保姆都不这么打扮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