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桑撇了撇嘴,邵不凡更为气急败坏,“我的话你们没听见?”

混混头皮发麻,赶紧上前用了一根绳子将宁桑的双手给绑了起来。

宁桑安静至极,甚至没有一分邵不凡想要看见的惶恐不安,任由混混将她的手绑好,然后,兀自坐到了后车厢。

邵不凡眉间皱了起来,想了想,也跟着坐进了后车厢,将车钥匙扔给了其中一个混混,“开车!其他人跟上。”

颜色骚包的跑车缓缓启动,而后飞速地并入车流之中。

邵不凡转眸看着宁桑,后者神色平静漠然,看也没看她一眼。

邵不凡阴森地笑了起来,“宁桑,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找你吗?”

宁桑挑眉望去,眼中不带任何笑意,嘴角勾了起来,“求我给你再来上一针,以免邵二少英年早逝?”

“艹!”邵不凡忍不住骂出了声,在他面前,宁桑是不是太过嚣张了一点?

邵不凡先是看了眼宁桑被绑好的手,确定无碍,才将手朝着宁桑的脸颊伸了过去。

宁桑微微避让,冷眼瞧着他,“上次给邵二少扎了几针,我有些记不清当初有没有扎错地方,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,中医本来要玄乎,有些后遗症不一定要当时发作,比如说隔了几年才发作的也好!”

宁桑低低地笑出了声,目光若有若无地下滑,“比如说,邵二少说不定哪天就突然发现自己做不了男人了!”

邵不凡感觉浑身一凉,双腿下意识地紧了紧,“你唬我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