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素素这样说了,白锦瑟也不好在说什么。

她沉默了一瞬,这才开口:“妈,你放心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陪着墨肆年的!”

墨素素连连点头:“恩恩,我相信你!”

挂了电话,白锦瑟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赵炎正在跟墨肆年商讨股东大会上的一些相关情况,他们对于下午的股东大会可能发生的一些事情,做了尽可能的预测。

白锦瑟安静的坐在一旁,也没有打扰他们。

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,墨素素委托的律师就来了,白锦瑟签署了委托协议书,跟律师一起进入了墨氏集团的会议室。

白锦瑟没有跟墨肆年一起进去,就是想一开始就表明自己的立场,她现在代表的是墨氏集团的股东。

结果,她刚进会议室,就被墨钟贤挡住了:“我说外甥媳妇儿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虽然你跟墨肆年是父亲,但是,公司的事情,你还无权插手!”

听到墨钟贤的话,周围的股东窃窃私语。

他们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,看着白锦瑟,像是看那种不着调不懂事的小辈一样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,一个个的,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,做事情实在是太不知分寸了!”

“也是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就随便进来!”

“也不能这样说,现在啊,有些女孩子,不上进,净做一些不切实际的美梦,妄想着嫁入豪门,一步登天,还想痴心妄想的插手人家公司的事情!”

“真是不知所谓!”

……

墨钟贤听到众人跟他站在一起吐槽白锦瑟,脸上的神色很是得意,他就是想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,先给白锦瑟来一个下马威,杀杀墨肆年的威风。

白锦瑟听着这些话,神色淡淡的看着墨钟贤:“我不是以墨肆年妻子,来参加股东大会的!”

听到这话,墨钟贤嗤笑了一声:“不是以墨肆年的妻子,难不成还是以墨氏集团股东的身份吗?我怎么不知道,什么时候,墨氏集团多了一位股东?”

白锦瑟看着墨钟贤洋洋得意,满脸嘲讽的笑脸,神色不变:“您说的对,我的确是以为墨氏集团股东的身份过来的!”

听到这话,周围的股东神色微变,墨钟贤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: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你什么时候成为股东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白锦瑟始终镇定自若,声音淡淡的:“我的确不是墨氏集团的股东,但是,我是受别的股东委托过来参加股东大会!”

白锦瑟说着,看了一眼身后的律师:“把我委托人的委托协议书拿出来,给各位股东瞧瞧!”

墨素素的代理律师,立马拿出委托协议书。

墨钟贤一把抢过来,看了两眼,脸色就变了。

他自然知道,墨素素手里有股份,到时候肯定是站在墨肆年那边的,但是,他以为,墨素素肯定直接让墨肆年代理她的股份,自然就没想到,墨素素还会让白锦瑟做委托人。

本来他是想给白锦瑟一个下马威,结果现在,弄得他自己下不了台。

他顿时有些恼羞成怒:“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股东委托人,你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,让我们一帮老家伙下不了台,你很得意是吗?”

眼看着在事实上占卜了便宜,墨钟贤就开始倚老卖老,道德绑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